首页 > 镇国公府二小姐 > 我可以信你吗

我的书架

我可以信你吗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张奇是一直在水榭酒楼的,平时没事根本不会出水榭酒楼的范围,他正在柜台拿账本,见云希跟夜启一起进来,没有表露半分,却细心的给他们寻了个安静所在。
  云希跟在夜启身侧,向待常人一样,冲他笑笑,张奇却明白云希笑里的意思,在他看来,这个笑,明显多了几分熟络。
  点菜的伙计下去准备,夜启先就着桌上的瓜果喝了口茶水:“这水榭酒楼就是不一样,安静,西瓜都比其他地方好吃。”
  看着夜启几口就下去一角西瓜,云希白了他一眼,能不好吃吗?为什么叫水榭酒楼不知道吗,酒楼旁的这一潭泉水寒冬腊月都不曾结冰,不止西瓜是泉水喂养的,茶水也是这是泉水沏出来的。
  夜启见云希无动于衷,就默默的看他吃瓜喝茶,深深叹了口气:“云希,你今日怎么了,这才几天未见,这么乖巧知礼了?”
  云希看着夜启的眼睛,她发现,这个人的眼珠在光下看是琥珀色,深不可测,却明亮,澄澈,看向她的眼神充满疑惑,关心和询问。
  云希扯扯嘴角,忽然想起两人初次见面的样子,谁也不肯让步,然后画面闪现到他们第一次对坐喝酒……
  云希犹豫片刻还是开口问:“夜启,你与我结交真的与镇国公府无关吗?”
  夜启愣了一下,随即看向云希的眼睛笑弯了:“你是受什么刺激了吗?我可从没想过你是镇国公府嫡女,谁家嫡女不是端庄稳重?”
  云希盯着夜启的眼睛,似是怕错过什么,继续问:“你知道我在说什么,夜启,我挑明了,那个位置谁坐都与镇国公府无关,我云家忠的是君,而非某位皇子,我不想让我们之间的友情掺杂在权力纷争中,云家不会因为我而向着谁,我也不会因为镇国公府而放弃自己的偏好。”
  夜启听了垂眸收敛笑意,再抬眼,一脸认真:“云希,我发誓,从认识你到现在,我没想过在你身上,在云家得到什么,如果以后我想通过你得到什么助力,我一定直接跟你说。”
  夜启的眼睛一直是真诚的,没有变化,云希终于笑了,或许是她多想了。
  她眨眼笑笑:“好。”
  “可以了吧?”夜启见云希笑里,打趣道:“这是怎么了?竟然有这种想法,来吃饭吧,尝尝新菜口味怎么样,不过他这里的鱼真不错,来。”
  外面小伙计敲门进入包厢,端上来的几道菜中有鱼,夜启执筷,选了鱼身上最嫩的位置,给云希夹到她面前的盘子中。
  其实这几道菜,云希吃过,她是这酒楼的幕后老板,这里出了什么新菜,自然会先给她品尝。
  云希笑笑,拿起旁边放置的银筷,伸向盘中鱼肉。
  鱼肉带了些酸辣的味道,入口滑嫩,尝起来油而不腻,这是漠北的口味。
  在漠北吃惯了牛羊肉,尝惯了那里的菜肴,云希多少有些吃不下帝都的鲜甜味,这鱼肉,倒真是不错。
  咽下肚,不由得点头笑了笑。
  看云希吃下鱼肉后一脸满足的笑颜,夜启又恢复往日的不羁:“哎,这就对了,什么事过不去的,吃吃喝喝不就好啦?本王可是难得请客,你得抓住机会!”
  说着,又往云希那边夹菜。
  云希夹着刚到的鱼肉,道:“嗯,铁公鸡难得拔毛,我自然要好好珍惜。”
  说完,她把送到嘴边的鱼肉含进嘴里,直接咽下,没有鱼刺,夜启给她夹肉时都剔除了。
  夜启,如果抛去我们的身份不谈,我是真的信你的。
  可大倾国二皇子,和镇国公府嫡女,一定不能联系到一起。
  夜启不知道云希的想法,时不时还是会拿起一旁的公筷给云希夹菜,每次都要叨叨两句,像是在埋怨云希看不开,实则是在劝解她什么事都会过去的,没必要放在心上压着。
  酒足饭饱,二人走出厢房恰好遇到棋社三娘迎面走来。
  夜启走在前面,云希稍稍落后他半步,与三娘错肩时,二人对视一眼。
  若是平日,三娘不会在众人面前跟她见面的,如今专程来一趟水榭酒楼与她碰面,那定是有什么事。
  云希目不斜视,随着夜启往前走,下楼梯,三娘也是不疾不徐的前往自己的包厢。
  酒楼门前,与夜启分别后,云希去街上绕了一圈,走上小巷,再次回到水榭酒楼。
  她刚喝了点酒的缘故,此刻坐在主位上倒比往日多了些慵懒。
  云希看着面色如常,除了身上淡淡的酒气,与平时无恙,但她喝了酒就想睡觉,喝了一点点也想睡,此刻就想闭眼睡一会儿。
  三娘坐在一旁,看着单手托着额头的云希道:“千初,边关真出事了,线人传来的快信,金都部落很久之前就在集结兵马,前段时间的书信只说战事再起,如今,已经攻陷两城了。”
  “金都部落?”
  云希睁开半阖的眼睛,眼神清明。
  她看着三娘,脑子却转的飞快。
  金都部落不是刚换了首领吗?
  之前对倾国俯首称臣,几十年来倒也平安无事,年年上贡哪里有余钱招兵买马?
  金都手下兵马才多少,怎么可能有这个力量攻打漠北边关?
  是不是有人暗中协助?
  邻国?
  帝都?
  三娘看着云希,等待她的答案。
  云希一时间将近日弹劾云家的人和这次金都叛乱联系到一起。
  她看着三娘的眼睛,快速说道:“如今驻守边关的将领是之前陪皇帝上阵厮杀过的,带兵打仗是好手,不过金都这个新的部落首领阴险狡诈,就怕他使什么阴招,仔细盯着,有什么变化立刻报给我。”
  三娘点头,恰巧此刻张奇端着酒敲门进来了。
  他是来送酒的,毕竟三娘是棋社老板,多少有点名气,她来吃饭,酒楼老板亲自送酒也合理,做戏要做足全套嘛
  张奇关上门,把酒壶放在桌上,冲云希点点头,:“千初,我今日上午听到一件事觉得需要让你知道。”
  看着张奇一脸凝重,云希心里咯噔一下,莫名觉得不安。
  “今日又有一批人涌入帝都,他们分散开,都在巷子里的那种小酒店落脚,怕是……”
  又?
  云希抓住关键点:“又?之前也有?”
  张奇点头:“半月前有一批,我着人留意了,都比较老实,而且也在做些零活,我觉得自己多想了,他们带着大包小包的,又是男女老少都有,我觉得或许是他乡一族的人集体迁移又或者为了避事儿逃出来的,可今日这一批明显不同,身上杀气很重,防范心很强……且……”张奇犹豫着,看了看云希才继续说:“他们中,有一个接触过睿郡王府中的人。”
  云希抬头看向张奇,说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?
  她立刻安慰自己,或许不是夜启,是他府中人有二心,又或许,不是冲着镇国公府来的,那个位子大家都想要,他只是提早做打算……
  一时间边关战乱,朝中弹劾,异人进城,甚至临近春试时,皇帝让大哥出城都被她联系起来,云希虽然还是坐在那里,姿势都未变过,可心里却直打鼓,回帝都后的所有事都在脑海中闪现,她觉得自己仿佛漏了什么,可总抓不住关键点。
  她心里闷闷的,嘱咐道:“最近,让各府里的姑娘们都小心些,打听消息要紧,保护自身更重要,异人进城,不定起什么风波,莫出头,莫殃及自身。”
  三娘点点头,从计划筹办月来院那日起,就开始有各种形形色色的人被送往各个贵人的府中,或是街边偶遇,或是英雄救美,每一个人都有清白的背景,她们或是在某个侍郎府上做下人,或是成了谁的小妾,温柔贴心,沉默少言,打听消息最为方便。
  云希叹气,又道:“我总觉得,近日有大事发生,却始终抓不住不对劲的地方,云家……我双亲那边还好,母亲身子不好,父亲陪着她基本不会出府,兄长却是个闲不住的,还有长嫂,平日上街或是去什么地方,辛苦大家多多费心,保护他们了。”
  说着,云希站起身,朝他们抱拳行礼。
  三娘她们赶紧扶住:“这么多年了,客气什么,说起来,那日你救我的恩情还没有报答呢,到底是我欠你的。”
  张奇没说话,拱手还礼,他不善言谈,却把感恩都化作了实际行动。
  日落西山,云希摇摇晃晃的往家走去,却不知不觉走到崇九予的府邸。
  她定睛看着那道牌匾:崇府,心里又想起崇先生跟她说的话了。
  “剑乃双刃……”
  云希想着与三娘她们的会话,想着自己的安排。
  帝都的达官显贵遍地都是,她那是年幼不懂这些,都是三娘她们主事,也只是在某些重臣或是在看不惯武将的那些府中放些眼线,后来她大些,也明白了这些黑暗,便有了自己的想法,现在的帝都,可以说五品官之上的府中都有她的眼线,或男或女,或老或少,可她从未往夜启的府中塞过人,连这个念头都没有。
  今日,她却犹豫了。
  三娘问过睿君王那边要不要安排一个。
  她没有像之前那样果断拒绝。
  夜启,凭着我们自小的情分,我信你一回,可千万,别伤我。
  边关战况很快传到皇帝耳边,这日下朝不久,云希就听到有人来找自己兄长,她站在垂帘后听着大哥与御前带刀侍卫长昌硕的谈话。
  昌硕连官府都没换,直接走进云嘉的书房,把随身的兵器往桌上那么一放就开始嘀咕:“你说漠北边关怎么回事,小小的金都部落竟然攻陷我们两座城池了,如今驻守边防的人可是容正老将军,当年与陛下共同作战过的,怎么如今……”
  云嘉皱眉打断他:“你小点声,这是你我能随意评论的?发牢骚也不注意点儿地方!”
  昌硕撇了撇嘴,自知说的多了些,可还是憋不住,道:“我这不就是跟你说说嘛!我跟陛下请过两回了,都不许我参战,急死我了!”
  云嘉打趣道:“你那两下子也想去?”
  昌硕一脸不服气:“比你我可能是差点儿,毕竟你的招式是云将军亲自教导的,又是在战场磨练出来的,可对上别人,我没输过!如今边关战事再起,小小一个游牧部落都敢挑衅我大倾国,你妹妹都上过战场了,怎么?我这七尺男儿能输给一个小女子不成?可是……”
  听到这里,云希拿着一柄弓箭从垂帘下走出来,接过昌硕的话替他说下去:“可是陛下就是不让你上战场,急死你了吧。”
  他们算是第一次见面,以往见面都是大场合,要么是宴会上,要么是皇帝出行,像是这样私下会面,也是头一遭。
  昌硕见云希走出来,愣住了,他从没想过云嘉的书房中会有人,他可是特地问过,世子夫人陪着镇国公夫人逛园子呢,他才进来的。
  怎么……
  云嘉笑了笑,他从不意外自己小妹会出现在书房,不论何时,云希进出他的书房都会提前打招呼,要么就是他找云希帮什么忙了,主动邀请。
  看着小妹手里的弓箭,他笑道:“约了人过几日去猎场,是我请千初过来帮我整理箭羽的,谁知你会来,进门就开口发牢骚,我妹妹都来不及跟你打招呼。”
  昌硕挠挠头,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两声。
  云希把整理好的箭羽以及那张弓交给兄长,继续道:“陛下不让你去,也是为你好,你父亲…当年与陛下平定战乱时伤了身子,如今年事已高,你们家只有你一个孩子,自然不忍让你去那刀剑无眼的地方。”
  否则,若是出什么差错,如何与老臣交代……
  昌硕心里明白,却还是难受。
  他自小就是被保护的太好了,自己的亲娘本就是软弱的性格,对他极为溺爱,加上姨娘们又会说话,把他哄的都没边了,要不是父亲对他严厉些,自己就是个纨绔子弟。
  虽然父亲对他严格了些,却比府中那些一娘们的糖衣炮弹要好的多,这也是为什么他喜欢往镇国公府跑的原因。
  昌硕没说话,坐在旁边垂头丧气的,他的一腔热血就这么凉了?
  昌硕愣坐在那里,劝说自己接受现实,好久好久,几乎是他起身的同一时间,管家跑进来:“公子!小姐!宫里来人了!”
  云希皱眉看向屋外,管家快步跑来,近日朝堂上是挺热闹的,可是跟她云家有什么关系,不会是……
  她心中大惊,立刻跑出房门。
  早饭后,云阵就说去找老友下棋,不在家里,而颜依和池墨都是女主人,主内事,所以管家是直接报给了云嘉。
  云嘉追出去,在正厅遇到了前来传旨的公公:田沛
  田公公身后跟着一帮子小太监小侍卫,他捧着圣旨向正厅走来。
  云希停住脚步喘着粗气,满眼担忧的看着那卷明晃晃的圣旨。
  云嘉快速停住脚步,深吸几口气调整呼吸。
  田沛看了看云希,波澜不惊的面庞竟多了几分无奈和心疼。
  云希自幼生长在漠北,没有帝都这么多规矩束缚着,对人对事自然有自己的见解,对待田沛这样的人也会极为尊敬,没有旁人那种人前一声田公公,人后一句阉人,她每次回帝都都是住在皇宫,每次都是田沛带着去宫殿,衣食住行一一安排妥当,也算是田沛看着长大的孩子,如今……
  果然,旨意内容是让云阵带兵出征,前往漠北边关收复失地。
  云嘉行礼后接过圣旨,田沛亲自扶起云希:“郡主,镇国公战功赫赫,胜仗无数,此次也定会平安归来,您别太担心。”
  云希点头,微微欠身:“谢公公,我只是,只是。”
  只是什么?
  只是担心。
  田沛叹了口气,没说什么,此刻什么安慰的话都不管用。
  原镇守漠北边关的荣正将军被金都首领用计重伤,只得临时换帅,熟悉漠北边防又能立刻接手的人,除了云阵还有谁?
  云嘉拍了拍云希的肩膀,收好圣旨,他不知道如何跟母亲开口。
  田沛拉着云希往旁边走了几步,小声道:“这是镇国公自己进宫跟皇上求来的旨意,最近朝上弹劾的人也有好几个,老奴倒是觉得,此时出去也是好事儿,避一避。”
  云希抬眼看了看田沛,眼圈微红,屈膝行了个礼:“多谢公公告知,我知道了。”
  田沛叹气,没再说什么,又带着一棒子人离开了。
  圣旨一下,大军出征就在即日,颜依像是早就知道一样,很平静的走进内屋,给云阵收拾了行李,又把他常用的那柄红缨枪拿出来擦拭。
  云希坐在脚踏上,她依偎在颜依膝上,看着母亲拿着白布把红缨枪擦的发亮,小声问道:“娘早就知道爹爹会去请旨?”
  颜依手里的动作没停,像是自言自语一般道:“他就是这个性子,漠北算是他的第二个故乡了,那天边关起战事的消息传来,我就知道他要去打仗了。”
  夏季的天是燥热的,鸟儿都不知道在哪里躲清凉了,一声不吭,只有夏蝉不住的叫着,屋里盛冰的缸放在外间,却依旧有冷气传来。
  云希静静的看着那白布裹住散发寒光的红缨枪,她抬头看看母亲,又低下头蹭了蹭母亲的膝头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