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篇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镇国侯府侯爷云阵与妻子颜依成亲多年无子,一日外出狩猎时,在山丘下救得一幼童,取名为“嘉”,与“家”同音,字安衍,有了这个孩子,也算是一家圆满。
  或许是上天垂帘,同年,侯府夫人有孕,次年便生下一女,单名一个希字,希望的希。
  侯府千金还未满月,皇帝夜涧亲自下旨,由宫中的大太监亲自传旨到漠北边关,皇后赐字:千初,以表与云夫人闺中情谊一如往昔。
  其实侯爷和夫人都明白,“千初”二字是在告诉他们,勿忘初心,安心做好臣子本分。
  年关将至,镇国侯府一家奉旨从漠北赶往帝都。
  马车里,镇国侯府大公子云嘉拽着马鞭不肯撒手,腰间刻有“嘉”字的青玉随着主人的身形摇晃,他与侯府夫人颜向北一起,哄着马车内的小姑娘,不许她下车骑马。
  野惯了的云希怎么坐的住,她又把大哥拉过去的马鞭攥在手里往怀里拽,憋红了脸的使劲。
  云夫人一脸笑意,坐在正中间,看着一左一右两个孩子拔河比赛一样的拉扯马鞭。
  云嘉不肯松手,却又不敢用力,他怕鞭子粗糙会磨破小妹的手,急忙喊:“娘,你快管管小妹,她……”
  云希咬着牙,使劲往后拽,说:“我怎么了!我就要下去骑马,车里太闷了!”
  云夫人一手抱住一个,搂在怀里,说:“好啦,都是大人了,怎么还闹呢?千初想骑马,就去吧,若是病了,喝药时可不许撒娇哭鼻子。”
  说着,还低头,用自己的鼻尖碰了碰云希的鼻尖。
  听到这里,云希立刻松手,满脸乖巧,笑盈盈的点头说:“娘最好了。”
  云希突然松手,倒是云嘉被晃了一下,幸好有娘抱着,才没有碰上后背的车框。
  他冷哼一声,把一直拽着的马鞭放在身旁。
  见大哥气不过的样子,云希满脸得意,还凑上去做了个鬼脸。
  云嘉翻了个白眼,身子侧向一边,再次冷哼一声:“不知道是谁,前几天路过人家村寨,贪吃人家的糯米粑粑,撑得肚子疼,让你喝点助消化的药,跟让你吃毒药似的,哭的呦。”
  听大哥这么说,云希涨红了脸,抱起胸,说:“也不知道是谁,看了池家姑娘的回信,乐的跟什么似的,关上门,在床上翻了好几个滚吧!”
  说到这,两人都涨红了脸,背对着背,谁也不服气。
  云夫人噗嗤笑出声,温柔的说:“呵呵,都多大了,怎么跟孩子似的置气呢?安衍过了年就满二十了,池家大小姐也是年后行及笄礼,到时候挑个日子,快些定下来,我们也放心。还有千初,你比人家书雁也就小一岁,怎么人家温柔和婉,知书达理,你怎么就静不下来呢,整天风风火火跟个野小子似的。”
  听着娘的话,云希低下头,噘着嘴小声说:“娘是嫌弃我吵了?”
  云希故作委屈的模样,让云嘉鄙视,他可是见过云希上阵杀敌的样子的,他家小妹穿上盔甲骑在马上,虽身材瘦小,那也是挥着红缨枪直取敌人首级的,一枪一个毫不留情,才不过两年,让敌人闻风丧胆,她的名号都传到帝都了,现在这可怜样子,也就骗骗娘了。
  云夫人看着女儿的模样,心疼的把她抱在怀里,安慰道:“没有,娘怎么会嫌弃千初呢?性格开朗些有什么不好,千初什么样子,我都喜欢。”
  云希靠在娘怀里,悄悄抬头看向大哥,朝他吐吐舌头。
  哼!
  听到马车内欢声笑语,云阵找自己的副将在前面引路,自己放缓马速来到马车旁,柔声问道:“阿北,说什么呢这么开心?让我也听听。”
  云夫人伸手去掀车窗上的帘子,云希也顺势从娘怀里起身,就要离开马车,云嘉一把拉住她,她腰间坠着一块跟大哥一样的玉佩,不过她这块是“希”字,随着身形晃动几下。
  二人再次争执不下,云夫人笑道:“青平你看,这兄妹俩又开始闹了。”
  云阵仰头哈哈一笑,笑声爽朗,马车外骑马的将士也都被这笑声引得扭头看过来,皆是面带喜色,他们离家在外征战,驻守边关多年,如今终于可以换防回家了,不只是将军,他们也是高兴啊!
  云希这边挣开大哥的手,泥鳅似的跳出马车,旁边就是她的马:黑牙,是她十一岁那年在大漠上收服的,除了她,谁都不能骑。
  看着自家女儿跨上马背,云青平哈哈一笑,说:“来,千初,让我看看你的骑术进步没有!”
  话毕,夹紧马腹,随着一声“驾”,云阵快速冲出去,只留一个背影。
  云嘉立刻把身旁的马鞭扔出去给云希,说:“小妹快追!爹先跑了!”
  云希自信的朝大哥点头一笑,夹紧马腹,握紧缰绳,也冲出去,转眼官道上只剩两道黑影和马蹄溅起的尘土。
  云夫人看二人没了踪影,转头看向儿子,温柔的说:“安衍,你也去,我们走的官道,随行的侍卫也都是上阵厮杀过的,不用一直陪着我。”
  云嘉摇摇头,说:“娘,就让我陪着您吧,虽然走的官道,身边的将士也可信,可万一就有贼人来呢?我陪着您,也安心。”
  他伸手,帮娘把刚刚因打闹而滑落到膝间的大氅往上拉了拉,又将娘的手放在大氅下,才动手把自己的大氅紧了紧。
  爹带小妹去跑马,也是因他在娘身边,才放心离开的,若是他只顾自己潇洒,那娘的安危……
  另一边,云希追上云阵,不满的说道:“爹爹甩赖,既然是比试,怎么能先出发呢?”
  云希很快便追上来,两人皆放慢了速度,一边说话,一边等后面的大部队赶上来。
  云阵侧头看着云希所骑的马,叹了口气,惋惜的说:“你的这匹黑马,耐力好,在咱们军营,它跑的最快,可惜就是性子烈了点,除了你,旁人碰都不能碰,连别人给它刷毛都尥蹶子,不然,我真想占为己有。”
  云希得意的笑笑,说:“黑牙跑的快,可不能算是爹爹耍赖的理由。”
  云青平看着一旁咧嘴大笑的女儿,突然感慨,云希生在漠北,吃着百家饭,穿着百家衣长大,当年妻子生她时难产,因此身体虚弱需要静养,云希便被云青平带着,白日去军营操练时,让将士们轮流照看,晚上再带她回家。
  云希从还不会跑就跟他骑马颠簸,后来大了些,便自己独骑一匹马,又过几年,皇帝下旨,说是皇后思念闺中好友,因身子不适,不便奔波,想着能够见到好友的女儿也好,便让她每年回一趟帝都小住几日陪陪皇后。
  好好的女孩子让他养的跟个男孩子一样,十二岁那年还偷偷跟着他上阵杀敌,战后才知,要不是战场上有个将士帮她挡了一刀,她的后背怎么也要落个疤。
  不过此战告捷,云希也因此出名,仅两年就在军队中有了名号,可惜了这一副花容月貌,偏是个男儿郎的性格,照夫人的话说,好好一只金丝雀养成了猎鹰,当年让她兄嫂带着也比他带着好。
  想到这里,云阵低头叹气。
  云希听到爹爹的叹息声,收敛笑意,问:“爹爹可是担心娘了?”
  云阵没说话,没点头。
  云希又问:“那,爹爹是担心我担心大哥,还是……为回帝都的事情担忧?”
  云阵抬头看向女儿,不知不觉间,女儿竟长大了,竟能看透他的心思。
  看着爹爹的反应,云希解释道:“能让爹爹忧心的,也就我们了。爹爹放心,娘的娘家兄弟您不是已经安排人保护了吗?我与大哥也商量了,过些日子就派人护送他们进京,还有之前他们在帝都的老房子,我也送信托夜启帮忙修缮了,等咱们都安稳下来也方便时时探望,娘舒心了,是不是爹爹也可以舒心些?还有大哥,刚刚在马车里娘还说呢,明年池家姑娘及笄,我们就去提亲,再过几年,您就可以含饴弄孙啦。”
  听到最后,云阵无奈的笑着,指了指云希,说:“你个未出阁的姑娘家,怎么说的跟过来人似的,还有夜启……他是皇子,你得尊称一声二皇子!怎么没大没小”
  云希歪着头问:“我看军营里很多人都说等不打仗了,要回家乡讨房媳妇,家里的老娘等着含饴弄孙呢。”
  她刻意忽略了爹爹的话,夜启,皇子怎么了,外人面前她尊称一声二皇子,可爹爹面前,就是夜启。
  云阵愣了一下,他好像确实不该把云希放在军营里,可惜,太晚了。
  云希继续说:“回帝都的事情,爹爹也不要太过忧虑,我们回去后就交出兵权,即便有军功在身,可我们没有兵权啊,大哥要娶的池家姑娘也是普通私塾先生的女儿,皇帝不会忌惮的,何况,皇婶婶跟娘还是闺中好友呢,总说的上话。”
  云阵突然勒紧缰绳,停下马,侧头看着旁边的云希,他与女儿日日见,听到云希的这席话,竟突然觉得好似多少年没见一样。
  这个女儿突然间从需要他护着的奶娃娃,一下子长大了,可以帮他考虑很多事,安排很多事,可她也不过十五,年后六月份才及笄,是否比同龄孩子想的太多了些?
  云希见爹爹一直盯着他,不免有些心虚,毕竟爹爹也是很严厉的,她做错事时,会罚她蹲马步,罚她抄书,罚她跪先祖。
  想到这里,声音都弱了许多,她犹豫的问道:“爹爹,我是哪里考虑不周到吗?”
  云阵摇摇头,说:“是为父考虑不周,这些年只顾着你能身体健康,平安长大,没想到……”
  云希低头笑笑,没说话,轻声说:“我们一家人好好的就好。”
  下午的阳光,总是有一种无力感,斜阳把他们的身影拉的老长,余晖透过树的枝桠落在身上,身下的马儿安静的站着,偶尔抬蹄踢几下,马尾也左右晃动几下,慢慢的,身后传来嘈杂声,是他们的大部队赶上来了,回头看去,娘掀开门帘冲他们摆手,大哥扶着娘,也冲他们笑。
  其实,只要他们一家人平平安安,什么封号,什么军权,什么地位,都不重要。
sitemap